“限补令”催熟的素质教育,风口什维克们的“拉郎配”话剧?


文:刘志刚

互联网江湖编辑

自去年以来,课外培训咨询市场活动蓬勃发展。对旧形式的压制和纠正也表明新形式必须被取代和禁止,素质教育是一种充满希望的新形式。早在2016年,《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就提出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核心,而新的高考在录取过程中强调“两个基础一个参照”(以考试成绩、平时学业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为参照)。结果,各行各业的玩家蜂拥而至,打着“素质教育”旗号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然而,对我们来说,我们不应该盲目乐观。我们应该区分什么是真正的转型或布局,什么只是将某个领域与优质教育严格联系起来的“牵线搭桥”泡沫。

走出顽固角落的优质教育:突出的市场定位,跨越风口的资本泡沫,如此多的魅力,无数英雄竞相后退。根据美团电平学习培训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4月10日至2019年4月9日期间,用户购买的课程最多:音乐、美术、外语、职业技术、K12素质教育、有趣的生活。素质教育已经成为教育轨道上的一个新热点。

对广大教育机构来说,面对如此大的教育改革趋势,积极变革是未来掌握主动权的关键。

美好未来最早将于2012年在旅游、蒸汽、围棋和美术等课程中展示。其素质教育集团目前包括李步英语、莫比思想、艾奇路分部、薛尔士出版中心、薛尔士轻班、ABCtime、妈咪帮助等品牌。去年,它还投资于优质教育机构,如德拉学院、华拉、蒙骜规划等。

作为教育领域的另一个巨人,新东方早在2015年就以教育综合体的形式与其他机构合作,成立了一个特殊品牌白雪汇,这是一个面向3-12岁人群的优质教育发展战略。目前,根据相关网上报道,百学汇还在北京建立了五个教育综合体。

VIPKID,专注英语培训,与SSAT合作,建立权威的国际素质教育评估体系;去年年底,专注K12辅导的1比1负责人也宣布成为优质教育技术公司,并发布了head coaching等优质教育子品牌。此外,有各种素质教育学科的“本地人”已经出师不利。房地产基金(Real Fund)、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PreAngel和Lanchi Venture Capital等知名投资机构在素质教育领域非常活跃,许多素质教育初创公司都获得了大量投资。

除了传统音乐(包括乐器)、美术和体育,涉及编程、科学、航空航天和其他新兴领域的学科也取得了快速发展。

传统应试教育的弊端越来越明显,未来素质教育的爆发已成为必然趋势。没有人会反对这一点。在应试教育和补贴日益减少的环境下,资本[替代效应日益突出,投资者纷纷涌入。

应该注意的是,优质教育市场确实是教育投资的理想国家?就用户和主题特征而言,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

*西部开发和中部崩溃: 【经济差距】造成的薪酬差距

许多高质量的教育类别都有很高的学习成本。例如,编程需要技术、信息技术等基础设施。许多家庭买不起钢琴。在经济发达地区,基础设施往往更加完善,技术更加发达,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

中国经济发展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许多西部地区经济相对落后。虽然他们在许多方面得到财政支持和援助,但与中西部地区相比仍有很大差距。然而,就教育投资而言,中部地区的经济水平不如东部地区。就国家政策而言,中部地区获得的帮助和政策支持不如韦斯

由于地区经济差异,实施素质教育的地区差距有扩大的趋势,这导致地区间学生在获取知识、能力等方面的差距逐渐扩大。并可能导致不公平的教育和困难的工业规模扩张。

*等级还是能力?基于概念差异下的“认知差距”,传统的应试教育受到质疑,过去以应试科目为核心的教学培训机构不断受到压制。但是有句谚语说瘦死骆驼比马大,而且这只“骆驼”不可能瘦死。中国父母通常把素质教育和兴趣教育联系起来。事实上,许多父母愿意培养他们孩子的兴趣,但相当多的父母仍然“以成就为导向”。性格不同、收入水平不同的父母也有非常不同的世界观。高考是贫困儿童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这并不是不合理的。所谓素质教育,能力培养,家长真的像那些素质教育机构喊的那样,对孩子的素质教育非常关心吗?也许是有意的,但是在考试成绩面前,素质教育在父母心目中可能变得一文不值。

*乱花迷人的抢眼选择焦虑

音乐、艺术、外语、职业技术、K12素质教育、生活兴趣.兴趣种类太多了,如何选择合适的科目对父母来说是一个难题。有些人可能会说这取决于孩子喜欢什么。但事实上,任何学习行为都是反人类的行为。问孩子他们喜欢什么的答案可能是吃、喝、玩。真正做决定的是父母。

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是一个处理信息的系统。信息太少不足以使用,信息太多同样有害。多选择判断需要使用大量的个人知识和信息储备,以及相应的处理能力。当治疗不能及时完成以形成满意的结果时,身体将不可避免地感到焦虑和抑郁。互联网上的其他行业观察人士也提到,对素质教育的焦虑和缺乏信心迫使家长更加关注应试教育的结果,这是信息过多的负面影响。

从素质教育轨道的特点来看:

*基于虹吸效应,“教育资源缺口”

应试科目的教学受到高度重视,但非应试科目的教学质量根本难以保证,这些课程的设置也远未达到预期目标。素质教育多年来一直是“继母的孩子”。每所学校都不可能有强大的教学力量,也很难对其专业性感到满意。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家长和教师对学校提供的科目都有不同的主课和辅课,但这些课程本身并不受重视,教师的专业素养也很难令人满意。

从私人专业组织的角度来看,教师是任何教育轨道上的核心资源,高素质的教师是“稀缺价值”和不可替代的。此外,教师培训没有边际成本。每个老师能教的教学量都有上限。教师人数的增加不会减少教师的工资支出。有人可能会说,网络教育解决了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但过去K12优质教师的分配不均,但人数并不太少,是吗?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解决了吗?此外,就素质教育本身而言,依靠网络教育是不可行的。许多科目的教学太脱离实际了。网络教育只是锦上添花,只能被视为辅助功能。离线是素质教育的大本营。

*多元化和权力下放造成的大规模问题

教育本身是一个不经济的行业。CR4极低(行业高度分散,马太效应不突出),而这一领域的素质教育更为严重。正如我们以前多次提到的,素质教育确实过于分散,主要是以中小型机构的形式,特别是一些不受欢迎的教育

在互联网江湖团队看来,当一项业务是由营销和资本驱动而非需求驱动时,该业务是否可靠值得思考。据说,营销的最高层次是把一个小群体的需求变成一种正当的需求。由市场驱动的市场确实存在。有许多成功的案例说明如何在钻石等非必需品市场进行营销。然而,实现素质教育是困难的,因为有太多的素质培训的替代品,导致追求贫穷(寒冷)和不同(门)的企业脚下的泡沫。

参与者的多样性、教师和类别的分散以及政策的滞后都取决于其目标的多样性及其政策效果的延迟。在现阶段和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应试教育仍然是主流。夸大素质教育的宣传有些乌托邦色彩。

前景广阔,但这个过程的复杂性会让玩家非常痛苦。[的受欢迎程度和现场创业精神]也将让一些投资者受到极大伤害。O2O是一个教训。

素质教育处于起步阶段,如何找到正确的发展态度?

毫无疑问,今天的优质教育仍处于起步阶段,这也可以从行业投资轮统计报告中推断出来。

什么时候优质教育才会稳定?这涉及到社会问题,如经济水平、金融投资、教育体系和继续教育政策。轨道标准化细分、素质教育科目定义、地理选择差异化、降低培训成本等行业问题;这肯定是一个需要长时间讨论的话题。因此,如何以正确的姿势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成为目前的关键。在网络江湖团队眼中,我们可以密切关注与应试教育密切相关的素质教育。

什么样的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紧密结合?总而言之,没有什么比这些更重要的了:“文学写作等素质教育将有助于语文学习,尤其是在去年各种政策趋势的推动下。根据blackboard insight去年年中的统计数据,多达74家公司出现在“大中国”轨道上,这一轨道一直不受欢迎。在前一段中,还有一个奥运号码似乎被归入了“冷宫”。现在它更像是真正的兴趣教育或素质教育。即使取消了所谓的奖励积分,很明显奥运号码仍然很热门。物理和化学也与一些科学学科的素质教育密切相关。

指我们熟悉的身体和声音的美。特别是对于音乐,不同的乐器代表不同的类别,可以作为艺术类学生的考试项目。据中国音乐家协会统计,2017年中国音乐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829亿元,增长9.56%,2018年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903亿元,增长8.89%。这也是2018年投资和融资出现正增长的唯一途径。许多高门槛的“绅士乐器”,如钢琴,也进入了更多的家庭。例如,去年,包括钢琴在内的许多乐器的贵宾拳击赛和“寻找智能钢琴”也在一级市场的融资总额中处于领先地位。此外,快速对练也吸引了俞洪敏在音乐领域的第一次介入。

当然,包括音乐训练在内的体、声、美训练平台在教学模式上仍处于探索和完善阶段,师资队伍有待进一步提高。然而,与其他素质教育类别相比,其成熟度已经很高,有助于进入高等学校,并易于被大多数家长认可。与超级课程教育相比,它更容易激发学生的兴趣,也比其他领域更容易获得客户。

最典型的表现是编程。2017年底,浙江省新高考明确将信息技术(包括编程)纳入高考科目,北京、山东等主要教育省份也紧随其后。不仅高考,南京教育局也将程序纳入南京中院招生范围。所有这些都表明疫情爆发了

当然,对许多企业来说,他们不怕犯错误,但害怕错过。对于处于战略防御地位的公司,如前面提到的稳定发展企业,如新东方、美好未来、VIPKID和Leader 1比1,它们都有自己稳定的收入,可以从补充中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安排。然而,对于刚起步的公司,我们应该密切注意刚才提到的三个类别。虽然这三个类别中有很多玩家,但由于教育规模本身不经济,所以有机会分蛋糕。此外,那些不受欢迎的项目出错的概率太高了。即使他们没有错,当他们爆发的时候仍然是一个问题。许多初创公司的死亡不是一个典型问题,而是由于漫长的等待期。

新东方在线和沪江是这里最好的例子。去年,两家公司相继在香港提交上市申请。然而,今年3月,有传言称上海-江汉教育上市赌博协议失败,大量裁员。沪江教育反应迅速,当天宣布裁员95%的传言严重失实。该公司仍在上市过程中,没有赌博协议。另一方面,新东方在线正在进行一场普通的高调路演。

关于上海河的真假传闻外人不知道,但两者的发展环境明显不同。新东方在线背靠新东方树下享受凉爽的空气。它有自己的渠道、教师和教学资源以及稳定的资金来源。相比之下,沪江只能依靠自己的“扔钱”方式来推广自己的课程。至于花费的时间,沪江比不上新东方网。因此,在不能依靠新东方网实力的情况下,沪江网上学校的收购成本一直很高,对融资有很强的依赖性。

面向质量的初创公司也是如此。素质教育虽然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但前提是先生存。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购游行编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并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将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