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一女子带着9岁的儿子行窃被逮 上演心酸一幕


我想在4天前分享有关湖南的一些信息。

“我的母亲不是这个意思,请警察叔叔……” 9月10日凌晨,在山东鲁公公安局建设警察局上演了一个悲伤的场面。一名9岁男孩因恐惧而向警方求助,而他的母亲因涉嫌盗窃而在执法区接受讯问。

在处理此案时,派出所安排了警察照顾小聪在世的记者李辉拍照。

中央广场连续两次入室盗窃

犯罪嫌疑人与他的孩子犯了罪

晚上8点以上9月9日,芦s警方连续接到报警。手机盗窃案发生在中央广场附近的大型购物中心负一层以及其旁边的视频游戏城市。被盗的案件是忙于看着商店的店员和在城市打篮球的顾客。

“监视录像显示,他们俩在忙碌时被手机带到一边,并被带孩子的妇女偷走。”警方说,他们迅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并在中央广场附近的一家旅馆中发现了她。当时,犯罪嫌疑人正在带孩子洗衣服和休息。

犯罪嫌疑人何姓,姓永,现年40岁。她承认自己的盗窃行为,并承认偷走的其中一部手机已经卖出,用她所获得的200元钱来支付旅馆房间的费用,而另一部则打算保留作自己使用。何某的态度更加协调,立即交出了留存的手机,并带走了警方取回出售的手机。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

但是9岁的孩子呢?

“您的孩子不需要读书吗?您怎么能带他一起偷东西?案子本身并不复杂,但是何He的9岁儿子小聪担心警察。

“我偷时没有让他看到……”赫某打算为自己辩护,但发现很难为自己辩护。她无奈地低下头,流下了眼泪。

他说小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男人的私生子。自孩子出生以来,她与该名男子失去了联系,并独自与该名男子同住。她的自私行为引起了家人的不满,因此交流很少。在来到株洲之前,何某一直与小聪住在他的家乡永州,通过打零工赚钱。

由于经济和家庭教育,小聪辍学了。 9月初,何某决定带儿子到株洲找工作。几天之内,花在何某上的钱就花光了,但找不到工作。 “我真的没有办法偷东西,我愿意接受惩罚,但是我儿子.”

警察为她保释候审

会注意孩子的上学

经调查,警方得知何某没有犯罪记录,也不是瘾君子。如何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处理何某,不仅可以达到惩罚教育的目的,而且可以保护儿童的合法权益?

分配给派出所的派出所临时照顾了小聪的生活,并与家人取得了联系。经过一番沟通,一家人同意改善与何某的关系,并帮助他们共同照顾小聪,以确保孩子可以重返校园继续学习。之后,警察联系了他登记的派出所,并向另一方通报了他的状况,并着眼于孩子将来的学习问题。

考虑到何某的实际情况,以及她的认罪和积极退缩,警方最终通过了保释候审。

10日晚上,他将儿子带出了建筑警察局。她计划将孩子送回自己的家乡。当她需要法律诉讼时,她会过来。

“谢谢!”当他离开时,他带着儿子,向警察鞠了一躬。 (记者李辉通讯员魏天宇)

资料来源:株洲晚报

编辑:徐阳青

收款报告投诉

“我妈妈不是故意的,警察叔叔,求求你……” 9月10日凌晨,六宋市公安局兴建了一个派出所,打出悲惨的一幕。一个9岁的男孩担心要问警察。他的母亲因涉嫌盗窃而在执法案件区域受到讯问。

在处理此案期间,派出所安排了警察照顾小聪的生活。记者李慧社

中心广场发生两次盗窃

犯罪嫌疑人实际上是带着孩子犯罪的

9月9日晚8点,庐松警方连续接到警报。手机在中央广场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的一楼和一个视频游戏城市被盗。被盗的店员和电子游戏正忙着看商店。在城市打篮球的客户。

“监控录像显示,两个人忙时,他们把电话放在一边,然后被一个有小孩的女人偷了。”警方介绍说,他们迅速将嫌疑人和中央广场附近的一家旅馆锁定。找到她了。当时,犯罪嫌疑人正在带孩子洗衣服并准备休息。

40岁的嫌疑人何某来自永州,对盗窃案供认不讳,并承认偷窃的手机已经卖出,并用200元的汇款支付了酒店的房费,另一手机计划为自己。何某的态度更加兼容,于是立即交出了二手手机,并将警察带回了已经售出的手机。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

我要为一个9岁的孩子做什么?

“你的孩子不需要学习吗?你怎么能和他一起偷东西?”案件本身并不复杂,但是何欣的9岁儿子小聪(化名)担心警察。

“我偷时没有让他看到……”赫某打算为自己辩护,但发现很难为自己辩护。她无奈地低下头,流下了眼泪。

他说小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男人的私生子。自孩子出生以来,她与该名男子失去了联系,并独自与该名男子同住。她的自私行为引起了家人的不满,因此交流很少。在来到株洲之前,何某一直与小聪住在他的家乡永州,通过打零工赚钱。

由于经济和家庭教育,小聪辍学了。 9月初,何某决定带儿子到株洲找工作。几天之内,花在何某上的钱就花光了,但找不到工作。 “我真的没有办法偷东西,我愿意接受惩罚,但是我儿子.”

警察为她保释候审

会注意孩子的上学

经调查,警方得知何某没有犯罪记录,也不是瘾君子。如何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处理何某,不仅可以达到惩罚教育的目的,而且可以保护儿童的合法权益?

分配给派出所的派出所临时照顾了小聪的生活,并与家人取得了联系。经过一番沟通,一家人同意改善与何某的关系,并帮助他们共同照顾小聪,以确保孩子可以重返校园继续学习。之后,警察联系了他登记的派出所,并向另一方通报了他的状况,并着眼于孩子将来的学习问题。

考虑到何某的实际情况,以及她的认罪和积极退缩,警方最终通过了保释候审。

10日晚上,他将儿子带出了建筑警察局。她计划将孩子送回自己的家乡。当她需要法律诉讼时,她会过来。

“谢谢!”当他离开时,他带着儿子,向警察鞠了一躬。 (记者李辉通讯员魏天宇)

资料来源:株洲晚报

编辑:徐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