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青岛 说说青岛芙蓉山小学


精彩的青岛2011.7.17我想分享

谈青岛芙蓉山小学

作者:余向阳

青岛芙蓉山小学的前身是“全景”,你知道吗? 1954年,台东区教育局增设了芙蓉山小学。由于当时资金紧张,明朝建立的“全圣观”直接改为学校。

芙蓉山小学当时只有四间教室,老师们正在寺庙的院子里工作。在过去的50年里,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学校不仅改变了自己的面貌,还形成了优秀的学校传统和学校精神。它锻炼了经验丰富的教师,学校的教育和教学不断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根据青岛市志的记载:“全神圣观”是曾明本时代的住持。曾明曾是晚清曾国藩的孙子。他是支持金山的助手,他在晚清时期主张帝国主义。 1911年辛亥革命后,共和国的顽固分子,曾明本担任恢复组织宗舍党的秘书长。在许多失败的恢复行动之后,曾明本也像许多前贵族一样于1913年逃亡。在德国管辖的青岛寻求庇护。他去过庐山,但他不愿意回到皇帝的官邸,所以他没有留在庐山。庐山太平宫的住持张道林介绍了位于阜阳山的芙蓉山的庙宇。经过翻新和施工,这座几乎破旧的寺庙已经完全更新。也许曾明本仍然想要恢复粗俗的事业。曾明本仍称这座寺庙为“全景”。在这里,曾明本每天念诵,在大海之前,在青山之后,听着早晨的鼓声,海波河的僻静部分开始生活在一个生活在浅水处的隐士,很少与人打交道。

有些谚语在人民中很受欢迎:值得在1914年夏天和秋天学习。在日本青岛的围攻中,曾明本主动带领日军,从山后,德国军队的前哨设在福山山顶。日本军队最终赢得了这个在青岛的攻防中极为重要的战略关键。后来,日军占领了青岛。

许多评论都说:曾明本为什么要帮日本人?原因是我希望得到日本人的善意和帮助,以完成恢复君主制的梦想。但是,日本人只想立即获益,不想冒犯新成立的中华民国政府。因此,曾明本恢复这一愿望的愿望尚未实现。这种违背历史潮流的行为也使曾明本成为中国。现代历史中一个小丑般的角色。在妄想完全复活之后,曾从未寂寞的曾明本心灰意冷,终于开始生活在一个没有问世界的隐士身上。附近的一些山区人士回忆说,当他们去山上砍柴时,他们经常看到他们。曾明本在“全神圣的观点”之外望远离大海,无言以对,无言以对,但没有人能猜出他在想什么?

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才有人在山上见过曾明本。这时,他应该已经快百岁了,然后曾明本完全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后来的芙蓉山方丈的“全神圣观”是一位名叫曾陶珍的道士,但我们没有找到关于曾桃玉的其他记载。他也是曾国藩的后代吗?而它与曾明本的关系,我们也没有答案。

1954年,政府在“全圣观”的大厅里建立了芙蓉山小学,完成了作为宗教场所的“全圣观”的历史。 “全圣观”主持曾道长的后代,后来成为一名守护神。他在这里生活了半个世纪,直到他不愿意在20世纪80年代搬走。

根据一些老人的记载和记忆: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这座道教的寺庙也震惊了。寺庙中的雕像需要拆除,但学校的师生们对孔子,老子和其他神灵和圣人的传统文化感到敬畏。没有人敢在主殿的祭坛上移动泥塑。最后,在1967年,区教育局派出一个小组进入学校,然后安排带领红卫兵采取行动清理寺庙。大厅也成了小学的礼堂,翼楼成了教师的办公室。

根据当时接受采访的老人的报告:“那时,老师们被桌子和柱子捆在一起。如果没有,眨眼之间就会被附近的人偷走来制作柴火。 “在物质稀缺的时代,人们的饮食是问题,生存是第一要务。

“全神圣观”北面有一片荒凉的山坡,曾经是1940年至20世纪50年代的枪手临时执行地。

它和德国留下的海岸堡垒第五堡垒为许多居民留下了更深刻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位于学校的芙蓉山顶部在20世纪80年代被夷为平地。几年前房地产开发中也拆除了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的沿海堡垒。

芙蓉山现在是一座高层建筑。没有过去的荒凉,没有大寺庙的痕迹。芙蓉山小学现已培养了40名教职工。学校配备了符合国家一流标准的全套教育教学设施。卫星接收器配有网络中心,教学设备基本满足学生的需求。学校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实施“四个学习”(学会实事求是,学会学习 - 勤奋思考;学会生活 - 适应社会;学会创造 - 开拓进取)目标,建立“以人为本,面向全局”,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定基础的素质教育理念。全校师生积极推进,创造最佳竞争,提高教育质量。教学,增加社会和家长的声誉。学校连续四年被评为优质教育督导评估等级,连续两年被评为北区综合管理先进单位。 2001年被授予青岛市优秀家长学校;石北区特色学校;精神文明单位; E教育模式学校;先进的艺术教育单位; 2002年,教育和体育局党委授予先进党支部;教师道德建设的先进单位;连续四年,体育,健康,计划生育等工作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几十年的变化引发了我们的许多感受。看看芙蓉山小学周围的繁华景象。过去的荒凉,过去的寺庙,过去的回忆,仍然留在老一辈青岛的心中!

收集报告投诉

谈青岛芙蓉山小学

作者:余向阳

青岛芙蓉山小学的前身是“全景”,你知道吗? 1954年,台东区教育局增设了芙蓉山小学。由于当时资金紧张,明朝建立的“全圣观”直接改为学校。

芙蓉山小学当时只有四间教室,老师们正在寺庙的院子里工作。在过去的50年里,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学校不仅改变了自己的面貌,还形成了优秀的学校传统和学校精神。它锻炼了经验丰富的教师,学校的教育和教学不断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根据青岛市志的记载:“全神圣观”是曾明本时代的住持。曾明曾是晚清曾国藩的孙子。他是支持金山的助手,他在晚清时期主张帝国主义。 1911年辛亥革命后,共和国的顽固分子,曾明本担任恢复组织宗舍党的秘书长。在许多失败的恢复行动之后,曾明本也像许多前贵族一样于1913年逃亡。在德国管辖的青岛寻求庇护。他去过庐山,但他不愿意回到皇帝的官邸,所以他没有留在庐山。庐山太平宫的住持张道林介绍了位于阜阳山的芙蓉山的庙宇。经过翻新和施工,这座几乎破旧的寺庙已经完全更新。也许曾明本仍然想要恢复粗俗的事业。曾明本仍称这座寺庙为“全景”。在这里,曾明本每天念诵,在大海之前,在青山之后,听着早晨的鼓声,海波河的僻静部分开始生活在一个生活在浅水处的隐士,很少与人打交道。

有些谚语在人民中很受欢迎:值得在1914年夏天和秋天学习。在日本青岛的围攻中,曾明本主动带领日军,从山后,德国军队的前哨设在福山山顶。日本军队最终赢得了这个在青岛的攻防中极为重要的战略关键。后来,日军占领了青岛。

许多评论都说:曾明本为什么要帮日本人?原因是我希望得到日本人的善意和帮助,以完成恢复君主制的梦想。但是,日本人只想立即获益,不想冒犯新成立的中华民国政府。因此,曾明本恢复这一愿望的愿望尚未实现。这种违背历史潮流的行为也使曾明本成为中国。现代历史中一个小丑般的角色。在妄想完全复活之后,曾从未寂寞的曾明本心灰意冷,终于开始生活在一个没有问世界的隐士身上。附近的一些山区人士回忆说,当他们去山上砍柴时,他们经常看到他们。曾明本在“全神圣的观点”之外望远离大海,无言以对,无言以对,但没有人能猜出他在想什么?

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才有人在山上见过曾明本。这时,他应该已经快百岁了,然后曾明本完全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后来的芙蓉山方丈的“全神圣观”是一位名叫曾陶珍的道士,但我们没有找到关于曾桃玉的其他记载。他也是曾国藩的后代吗?而它与曾明本的关系,我们也没有答案。

1954年,政府在“全圣观”的大厅里建立了芙蓉山小学,完成了作为宗教场所的“全圣观”的历史。 “全圣观”主持曾道长的后代,后来成为一名守护神。他在这里生活了半个世纪,直到他不愿意在20世纪80年代搬走。

根据一些老人的记载和记忆: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这座道教的寺庙也震惊了。寺庙中的雕像需要拆除,但学校的师生们对孔子,老子和其他神灵和圣人的传统文化感到敬畏。没有人敢在主殿的祭坛上移动泥塑。最后,在1967年,区教育局派出一个小组进入学校,然后安排带领红卫兵采取行动清理寺庙。大厅也成了小学的礼堂,翼楼成了教师的办公室。

根据当时接受采访的老人的报告:“那时,老师们被桌子和柱子捆在一起。如果没有,眨眼之间就会被附近的人偷走来制作柴火。 “在物质稀缺的时代,人们的饮食是问题,生存是第一要务。

“全神圣观”北面有一片荒凉的山坡,曾经是1940年至20世纪50年代的枪手临时执行地。

它和德国留下的海岸堡垒第五堡垒为许多居民留下了更深刻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位于学校的芙蓉山顶部在20世纪80年代被夷为平地。几年前房地产开发中也拆除了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的沿海堡垒。

现在,芙蓉山是一座高楼,没有过去的荒凉,没有一丝神庙。芙蓉山小学现有40名教职员工。学校配备了全套教育教学设施,卫星接收器,网络中心和教学设备,以满足国家标准。 Students'needs。学校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旨在实施“四个社会”(学会实事求是;学习勤奋,勤奋学习,学会生活适应社会;学会创新 - 开拓进取) ,树立“以人为本,以人为本,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的理念。全校师生积极追求卓越,教育教学质量大大提高,社会声誉和家长评价也越来越高。学校连续四年被评为优质教育督导评估优秀,连续两年被评为综合管理先进单位,2001年青岛市优秀母校,青岛市北区特色学校,精神文明单位,视听教育示范学校,艺术教育先进单位,2002年教育局党委。高级党支部;高级教师道德建设单位;连续四年的体育,健康,计划生育等工作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几十年的变化,引发了我们的许多感受,环顾芙蓉山小学热闹的场面,过去的荒凉,过去的寺庙,过去的记忆,但仍然在青岛老一辈的心中!

http://map.swiltd.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