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加大儿科队伍建设 确保儿科“后继有人”


周晨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016级本科生,目前正在上海儿童医疗中心接受儿科医学标准化培训。甲等医院的节奏和强度经常要求他不断变换,努力工作,但周晨是一个坚定的“儿科医生”。他说他喜欢先和孩子打交道,而且他对上海儿科的发展也很乐观。

多年来,儿科医生因压力大、风险高、收入低而难以留住。多年来,全国都呼吁“儿科医生短缺”。为儿童提供高质量的诊疗服务,吸引优秀医学人才选择儿科是重要的基础。上海一直在探索扭转儿科人才短缺的方法。

总有一些人“珍惜童心”

为什么选择儿科?周晨说,在他大三的时候,他经常跑到儿童医疗中心做志愿者。有一次,他遇到了一对夫妇,他们的女儿患有白血病。这个4岁女孩的大眼睛和薄脸颊深深地打动了他。“我想成为一名儿科医生!”他自言自语道。

去年,周晨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毕业后选择了儿科的研究方向。记者这次见到他时,他已经进入上海儿童医疗中心内科培训基地,正在进行中班。虽然每天都很晚才出院,但他正在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理想,说自己“又累又开心”。

在心内科,周晨遇到了大多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他们脆弱的心让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结束生命。然而,医学的进步和医务人员的努力给了他们一把救生伞。周晨记得有一次,在为一个小病人成功完成心脏介入手术后,孩子的母亲哭着紧紧握住周晨的手,向她道谢。

”那一刻我深受感动。如果许多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在孩童时期被治愈,他们将来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这确实是一个有无限价值的问题。”周晨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非常自豪。

李爽也是一名坚定的“儿科医生”。当她在2012年被交通大学医学院录取时,她选择了自己未来的临床医学(儿科方向)。“我只是喜欢孩子。如果我是医生,我必须是儿科医生。”李爽即将进入新华医院攻读儿科医学研究生。医学院里有许多这样的年轻人。近年来,儿科在全国范围内一直在萎缩。一些医院减少了儿科床位,一些医院完全关闭了儿科。然而,每年在医学院校,一些年轻人总是坚定地选择儿科。儿科教授告诉记者,总有一些人“珍惜童心”。

恢复儿科注册是一个好的开始。

为应对儿科人才短缺,上海近年来不断加大儿科队伍建设。2012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恢复临床医学(儿科方向)招生,2016年,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开设了新的临床医学(儿科方向)。目前,这两所学校有236名学生,他们都是儿科后备部队。

不仅要恢复儿科,还要培养优秀的儿科人才,这已经成为医学院校的当务之急。在复旦上海医学院,不仅优秀的儿科医生被分配到儿科的每个本科生中担任导师,而且不断为本科生创造机会,参加国内外儿科学术会议,强调优质教学。

为了配合儿科医学会的推广,复旦医学院也将从今年开始从“复旦儿科医学会”为中心招收研究生,为医学会内的会员医院,特别是二级医院培养人才。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王玲认为,当今儿科人才的培养必须结合“健康中国”和“全面二胎”的双重背景。儿科人才不仅要能在门诊和急诊科看病,还要能解决疑难杂症,以促进我国儿科医学的发展

纵观全市,在公立医院薪酬制度的不断改革中,也很明显,在综合医院内部收入分配中,绩效工资总额的核定将偏向于儿童专科医院和儿科,以确保公立医疗机构儿科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达到同级机构同类人员的平均水平或以上。目前,瑞金、一市、十市医院在内部绩效评价和收入分配上已经转向儿科。

每个人都说医疗改革应该解决两种获得感,一种是病人的获得感,另一种是医务人员的获得感。上海已经就难以接触儿科的问题进行了思考并采取了行动。高质量的儿科医疗资源总是稀缺的,但正如一位儿科医生在采访中所说,“儿科已经获得关注并迎来了发展。每个人都有动力。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