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家bao说了“不”,终于赢得了幸福


  张翠香二十岁时,在媒人的撮合下“娶“了陈大贵。为什么用“娶?”就是陈大贵是张家“倒插门”的女婿。

  张翠香长得干巴瘦小,与五大三粗的陈大贵站在一起,就像一棵大树旁边的小树苗,一阵风就能刮跑了。

  张翠香的妈四十岁才生了她,虽宝贝得不行,终因先天不足,无论怎样都长不开。除了五官还算清秀外,整个人就像个细竹竿。

  因是独女,她父母自是不舍得她外嫁,总想找个合适的人选做上门女婿,为她二老养老送终。

  刚好陈大贵复员回家,他底下还有弟兄六个,家里只有三间土坯房,他回家之后别说有单独的房间,就连单独的一张床都没有。

  虽说他到了适婚年龄,人也长得像模像样,又当过兵。可他家那情况,姑娘们一听,立即掉头就走。

  这时有热心的媒婆来说,张翠香家里要招上门女婿,如果陈大贵愿意,她可以去撮合撮合。

  陈大贵也是病急乱投医,心想反正娶谁都是娶,倒插门就倒插门,既有了老婆,又有了床,总好过和弟兄几个挤一个房间睡通铺,夜晚被一屋臭脚丫子味儿熏得睡不着。

  于是,陈大贵就“嫁”给了张翠香。

  开始两个人倒也相敬如宾,田间地头,形影不离的一起劳作一起回家。

  随着儿子大壮的出生,两个人就孩子的姓氏问题吵了起来。张翠香非要让孩子随母姓姓张,陈大贵不同意,说我是上门女婿不假,但孩子千百年来随父姓是天经地义。

  最后两个人达成协议,第一个孩子姓陈,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都姓张,陈大贵才勉强同意了。

  孩子三岁多的时候,张翠香的父母一年之内,突然双双病逝。张翠香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时,陈大贵却一改往日低眉顺眼的样子,在家里开始耀武扬威起来,一幅大家长的作派。

  只要张翠香稍有不慎,陈大贵不是开口就骂,就是举手就打。张翠香看在儿子的份上,只好忍气吞声,尽量小心翼翼地不招惹陈大贵。

  只是家bao就像chugui,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尽管张翠香一忍再忍,可陈大贵时不时手痒痒,要在她身上练练。

  在磕磕碰碰中,张翠香又生下了女儿彩霞。这次她连提都没敢提让女儿随她的姓,心想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姓谁的姓都是一样的。

  彩霞周岁生日时,陈大贵喝得酩酊大醉。张翠香又要伺候大儿子,又要喂养小女儿,一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当陈大贵呼喝张翠香倒水给他喝时,张翠香因为正在奶孩子,没有及时过去,陈大贵便睁着血红的眼睛,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把薅住了张翠香的头发,将她掼到地上。亳无防备的张翠香一下子被摔懵了,女儿也摔得不轻,小睑憋得发青,半天才哭出声来。

  张翠香也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疼痛,赶紧抱起女儿安抚起来,陈大贵却像疯子一样,又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再次将她掼到地上,同时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身上。

  儿子大壮早已吓得惊恐地尖叫起来,张翠香顿觉脑袋一片空白,她将女儿朝地上一放,迅速奔到窗台边拿起她平时洗衣服用的捧槌,对着陈大贵的双腿,没命地挥了过去。陈大贵应声而倒,张翠香又连挥了几棒槌,然后拿起大门的钥匙和锁,把大门一锁,钥匙朝门口的乱草丛一扔,扬长而去。

  等陈大贵醒悟过来,叫邻居帮忙打开大门之后,张翠香早已杳无踪影。

  张翠香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陈大贵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就是不见张翠香的影子。无奈之下陈大贵只好在家里又当爹又当妈,白天黑夜的没有睡一个安稳觉,那日子过得真叫一个鸡飞狗跳。

  一个多月后,张翠香在她一个远房堂姐的陪同下回家了。

  她堂姐对陈大贵说:“今天我把我妹子送回家,是看在两个孩子还小的份上,如果你以后再敢打我妹子,可别欺负我老张家没人,我一样可以找人把你揍扁。你有本事在外面显摆一下,欺负自己的老婆算什么男人?”

  陈大贵早已被两个孩子折磨得筋疲力尽,连忙唯唯诺诺地说:“我以后保证再也不打翠香了,如若违誓,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水呛死。”

  从那以后,陈大贵果然洗心革面,再也没有动手打过张翠香,反而把她当宝一样哄着。两个人反而比新婚的时候还要好,张翠香叫他向东他不敢朝西,出来进去他嘴里还时不时哼着:“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云飘碧天

  

  51.6

  字数 1578

  张翠香二十岁时,在媒人的撮合下“娶“了陈大贵。为什么用“娶?”就是陈大贵是张家“倒插门”的女婿。

  张翠香长得干巴瘦小,与五大三粗的陈大贵站在一起,就像一棵大树旁边的小树苗,一阵风就能刮跑了。

  张翠香的妈四十岁才生了她,虽宝贝得不行,终因先天不足,无论怎样都长不开。除了五官还算清秀外,整个人就像个细竹竿。

  因是独女,她父母自是不舍得她外嫁,总想找个合适的人选做上门女婿,为她二老养老送终。

  刚好陈大贵复员回家,他底下还有弟兄六个,家里只有三间土坯房,他回家之后别说有单独的房间,就连单独的一张床都没有。

  虽说他到了适婚年龄,人也长得像模像样,又当过兵。可他家那情况,姑娘们一听,立即掉头就走。

  这时有热心的媒婆来说,张翠香家里要招上门女婿,如果陈大贵愿意,她可以去撮合撮合。

  陈大贵也是病急乱投医,心想反正娶谁都是娶,倒插门就倒插门,既有了老婆,又有了床,总好过和弟兄几个挤一个房间睡通铺,夜晚被一屋臭脚丫子味儿熏得睡不着。

  于是,陈大贵就“嫁”给了张翠香。

  开始两个人倒也相敬如宾,田间地头,形影不离的一起劳作一起回家。

  随着儿子大壮的出生,两个人就孩子的姓氏问题吵了起来。张翠香非要让孩子随母姓姓张,陈大贵不同意,说我是上门女婿不假,但孩子千百年来随父姓是天经地义。

  最后两个人达成协议,第一个孩子姓陈,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都姓张,陈大贵才勉强同意了。

  孩子三岁多的时候,张翠香的父母一年之内,突然双双病逝。张翠香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时,陈大贵却一改往日低眉顺眼的样子,在家里开始耀武扬威起来,一幅大家长的作派。

  只要张翠香稍有不慎,陈大贵不是开口就骂,就是举手就打。张翠香看在儿子的份上,只好忍气吞声,尽量小心翼翼地不招惹陈大贵。

  只是家bao就像chugui,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尽管张翠香一忍再忍,可陈大贵时不时手痒痒,要在她身上练练。

  在磕磕碰碰中,张翠香又生下了女儿彩霞。这次她连提都没敢提让女儿随她的姓,心想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姓谁的姓都是一样的。

  彩霞周岁生日时,陈大贵喝得酩酊大醉。张翠香又要伺候大儿子,又要喂养小女儿,一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当陈大贵呼喝张翠香倒水给他喝时,张翠香因为正在奶孩子,没有及时过去,陈大贵便睁着血红的眼睛,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把薅住了张翠香的头发,将她掼到地上。亳无防备的张翠香一下子被摔懵了,女儿也摔得不轻,小睑憋得发青,半天才哭出声来。

  张翠香也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疼痛,赶紧抱起女儿安抚起来,陈大贵却像疯子一样,又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再次将她掼到地上,同时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身上。

  儿子大壮早已吓得惊恐地尖叫起来,张翠香顿觉脑袋一片空白,她将女儿朝地上一放,迅速奔到窗台边拿起她平时洗衣服用的捧槌,对着陈大贵的双腿,没命地挥了过去。陈大贵应声而倒,张翠香又连挥了几棒槌,然后拿起大门的钥匙和锁,把大门一锁,钥匙朝门口的乱草丛一扔,扬长而去。

  等陈大贵醒悟过来,叫邻居帮忙打开大门之后,张翠香早已杳无踪影。

  张翠香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陈大贵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就是不见张翠香的影子。无奈之下陈大贵只好在家里又当爹又当妈,白天黑夜的没有睡一个安稳觉,那日子过得真叫一个鸡飞狗跳。

  一个多月后,张翠香在她一个远房堂姐的陪同下回家了。

  她堂姐对陈大贵说:“今天我把我妹子送回家,是看在两个孩子还小的份上,如果你以后再敢打我妹子,可别欺负我老张家没人,我一样可以找人把你揍扁。你有本事在外面显摆一下,欺负自己的老婆算什么男人?”

  陈大贵早已被两个孩子折磨得筋疲力尽,连忙唯唯诺诺地说:“我以后保证再也不打翠香了,如若违誓,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水呛死。”

  从那以后,陈大贵果然洗心革面,再也没有动手打过张翠香,反而把她当宝一样哄着。两个人反而比新婚的时候还要好,张翠香叫他向东他不敢朝西,出来进去他嘴里还时不时哼着:“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张翠香二十岁时,在媒人的撮合下“娶“了陈大贵。为什么用“娶?”就是陈大贵是张家“倒插门”的女婿。

  张翠香长得干巴瘦小,与五大三粗的陈大贵站在一起,就像一棵大树旁边的小树苗,一阵风就能刮跑了。

  张翠香的妈四十岁才生了她,虽宝贝得不行,终因先天不足,无论怎样都长不开。除了五官还算清秀外,整个人就像个细竹竿。

  因是独女,她父母自是不舍得她外嫁,总想找个合适的人选做上门女婿,为她二老养老送终。

  刚好陈大贵复员回家,他底下还有弟兄六个,家里只有三间土坯房,他回家之后别说有单独的房间,就连单独的一张床都没有。

  虽说他到了适婚年龄,人也长得像模像样,又当过兵。可他家那情况,姑娘们一听,立即掉头就走。

  这时有热心的媒婆来说,张翠香家里要招上门女婿,如果陈大贵愿意,她可以去撮合撮合。

  陈大贵也是病急乱投医,心想反正娶谁都是娶,倒插门就倒插门,既有了老婆,又有了床,总好过和弟兄几个挤一个房间睡通铺,夜晚被一屋臭脚丫子味儿熏得睡不着。

  于是,陈大贵就“嫁”给了张翠香。

  开始两个人倒也相敬如宾,田间地头,形影不离的一起劳作一起回家。

  随着儿子大壮的出生,两个人就孩子的姓氏问题吵了起来。张翠香非要让孩子随母姓姓张,陈大贵不同意,说我是上门女婿不假,但孩子千百年来随父姓是天经地义。

  最后两个人达成协议,第一个孩子姓陈,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都姓张,陈大贵才勉强同意了。

  孩子三岁多的时候,张翠香的父母一年之内,突然双双病逝。张翠香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时,陈大贵却一改往日低眉顺眼的样子,在家里开始耀武扬威起来,一幅大家长的作派。

  只要张翠香稍有不慎,陈大贵不是开口就骂,就是举手就打。张翠香看在儿子的份上,只好忍气吞声,尽量小心翼翼地不招惹陈大贵。

  只是家bao就像chugui,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尽管张翠香一忍再忍,可陈大贵时不时手痒痒,要在她身上练练。

  在磕磕碰碰中,张翠香又生下了女儿彩霞。这次她连提都没敢提让女儿随她的姓,心想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姓谁的姓都是一样的。

  彩霞周岁生日时,陈大贵喝得酩酊大醉。张翠香又要伺候大儿子,又要喂养小女儿,一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当陈大贵呼喝张翠香倒水给他喝时,张翠香因为正在奶孩子,没有及时过去,陈大贵便睁着血红的眼睛,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把薅住了张翠香的头发,将她掼到地上。亳无防备的张翠香一下子被摔懵了,女儿也摔得不轻,小睑憋得发青,半天才哭出声来。

  张翠香也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疼痛,赶紧抱起女儿安抚起来,陈大贵却像疯子一样,又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再次将她掼到地上,同时飞起一脚,踢在她的身上。

  儿子大壮早已吓得惊恐地尖叫起来,张翠香顿觉脑袋一片空白,她将女儿朝地上一放,迅速奔到窗台边拿起她平时洗衣服用的捧槌,对着陈大贵的双腿,没命地挥了过去。陈大贵应声而倒,张翠香又连挥了几棒槌,然后拿起大门的钥匙和锁,把大门一锁,钥匙朝门口的乱草丛一扔,扬长而去。

  等陈大贵醒悟过来,叫邻居帮忙打开大门之后,张翠香早已杳无踪影。

  张翠香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陈大贵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就是不见张翠香的影子。无奈之下陈大贵只好在家里又当爹又当妈,白天黑夜的没有睡一个安稳觉,那日子过得真叫一个鸡飞狗跳。

  一个多月后,张翠香在她一个远房堂姐的陪同下回家了。

  她堂姐对陈大贵说:“今天我把我妹子送回家,是看在两个孩子还小的份上,如果你以后再敢打我妹子,可别欺负我老张家没人,我一样可以找人把你揍扁。你有本事在外面显摆一下,欺负自己的老婆算什么男人?”

  陈大贵早已被两个孩子折磨得筋疲力尽,连忙唯唯诺诺地说:“我以后保证再也不打翠香了,如若违誓,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水呛死。”

  从那以后,陈大贵果然洗心革面,再也没有动手打过张翠香,反而把她当宝一样哄着。两个人反而比新婚的时候还要好,张翠香叫他向东他不敢朝西,出来进去他嘴里还时不时哼着:“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永利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