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法院扫黑除恶:铁拳严惩“软暴力” 重手痛斩“套路贷”


铁拳重惩“软暴力”

江苏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纪实(上)

发案时间跨度5年,9名被告人、8项罪名、149起违法犯罪事实,1285页阅卷笔录、315页庭审笔录、近25万字判决书、149册案卷、50余名安保警力这是江苏省常熟市人民法院办理的龚品文等人涉黑案中的一组数据。该案是江苏省查处并宣判的第一起以“软暴力”为主要手段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

数字见证了犯罪分子的极度疯狂,也彰显了人民法院扫黑除恶的坚定决心和无比艰辛。

“软暴力”造成的“重伤害”

在常熟工作的灌南县苗某,痛苦地向记者讲起前年大年初一早上见到的一幕:当他喜滋滋地打开门,准备燃放迎接新年的第一挂鞭炮时,映入眼前的是个花圈,墙上还有红漆喷的“还钱!”二字……

“他们带人到家里来骂我,要我还儿子欠的钱,还带来了两个老人,让他们在我家里吃住,大小便都在我家客厅门口,警察来了老人也不肯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被害人之一、常熟市碧溪街道的尹老伯仍瑟瑟发抖。

常熟法院刑庭副庭长吴向阳告诉记者,横幅、摆放花圈等“软暴力”行为,给被害人和周边群众形成了心理强制,使被害人不敢通过正当途径举报控告。

常熟法院人民陪审员沈青妹介绍说,黑恶势力采用的“软暴力”行为给人民群众带来的心理恐慌和精神压制丝毫不逊于传统暴力手段。龚品文的“软暴力”违法犯罪活动,在常熟市常福街道、尚湖镇等地造成了重大的社会影响,致使17名被害人不敢报案、7人有家不能回、2户变卖房产、2人引发抑郁症。

判决书推敲就不下十次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8年2月1日,龚品文等人涉黑违法犯罪走到尽头。2018年7月23日,常熟检察院向常熟法院提起公诉。

常熟法院院长顾海斌告诉记者,“软暴力”并非法外之地。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的精神,严厉打击以“软暴力”为主要行为手段的黑恶势力,是这场专项斗争的重点之一。龚品文等人涉黑案是大案、难案,时间紧、压力大,全院高度重视,由副院长庾晨担任审判长,刑庭副庭长吴向阳担任审判员,沈青妹担任人民陪审员,三人共同组成合议庭。

“对‘软暴力’涉黑如何定性?必须慎之又慎,是本案中把好法律适用关的重大问题。”吴向阳说,从过去涉黑案件看,打打杀杀的多。现在转变为动嘴多动刀少,吓人多砍人少。

今年4月9日,“两高两部”下发了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意见,明确把“软暴力”手段列为黑社会组织行为特征之一。可审理案件时这个意见还没有出台,如何依法严惩、精准打击这类违法犯罪,对法官是一次考验。

合议庭多次研讨后认为,2018年1月“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明确,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包括非暴力性的,包括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包括但不限于所谓的“谈判”“协商”以及滋扰、纠缠等手段。其危害性特征,包括致使一定区域内生活的多名群众的合法权利遭受严重违法活动侵害后,不敢通过正当途径举报控告。从组织、经济、行为、危害四个特征分析,本案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定性。

为了把好案件的事实关、程序关,常熟法院对本案中两名没有委托辩护律师的被告人指定了辩护律师。庭审中,充分保障被告人和律师应有的权利。

记者在常熟法院看到该案的刑事判决书,如同一本厚厚的书,共有427页。这份判决书记录了66名被害人的陈述、141名证人的证言。法官助理高奇说,合议庭对这份判决书一起推敲了不下10次。

2018年10月23日上午,常熟法院公开宣判,判处主犯龚品文有期徒刑二十年,主犯刘海涛有期徒刑十八年,均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处罚金;对五名骨干成员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八年六个月不等的刑罚,并处罚金。2019年1月7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刘亚军介绍,该案严格执行了庭前会议、法庭调查、非法证据排除“三项规程”,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科学理念与司法原则。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黑恶势力能称霸一方危害一片,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有一定的财力物力支撑。”常熟法院副院长李根发告诉记者,如果不下决心彻底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就会出现死灰复燃。必须深挖彻查,摧毁他们的经济基础。

今年4月以来,专案组20多名干警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加班加点前往各关联地点查询财产、强制腾房、蹲点守候、与家属谈话,迫使几名被执行人家属主动腾出了房屋,交出了车辆。至今累计派出干警214人次,出动车辆94次,采取调查、核实、冻结、扣划、查封、扣押等措施100多次。累计扣划、缴纳到法院账户现金、存款共计元,并查封、公开拍卖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和车辆。还发布悬赏公告,在最短时间内做到对被执行人“财产见底”。

5月7日清晨,李根发又一次带领专案组9人,赶赴被执行人户籍地响水、滨海、泗阳等地,处置已查明的房产,并全面摸查深挖其他财产线索。专案组在响水县查到龚品文名下一套房产现由其父母居住,到达现场后家中无人,专案组张贴查封电话后耐心释明法律,请二人配合执行,限10天内搬离。

在专案审理中,常熟法院积极贯彻落实“两个一律”和“一案三查”的工作要求,查出涉“保护伞”、关系网线索,现已向市扫黑办和纪委监委移送。目前,所涉当事人已被立案审查,6名国家公职人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立足审判职能的同时,常熟法院还对龚品文等人涉黑案中发现的社会治理中存在的薄弱环节,向常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发出加强电子游艺娱乐场所的监督管理,依法打击游艺娱乐场所涉赌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司法建议,促进相关部门加强监管,进一步推动社会治理创新。

斩断“套路贷”黑手江苏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纪实(下)

“紧盯难点率先破题。”不久前,江苏省无锡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通报,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套路贷”问题,无锡市在全省率先发起围剿,先后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25个285人。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2个,恶势力犯罪集团10个。

办大案,要有担当和耐心

方悦等38人“套路贷”涉黑案,是江苏省首例“套路贷”涉黑案件。

该案主犯方悦的发家史劣迹斑斑。年仅26岁的方悦在无锡坑蒙拐骗3年,到2017年8月案发时就已经拥有了无锡4家公司、南通两家公司,都是从事叫做“零用贷”的小额贷款业务,资金流水高达2000多万元。

该犯罪组织有7家公司结成“乾”字头联盟。“乾”字头公司威名显赫,豢养专业的催讨人员,并配备汽车、喷漆灌、强力胶水、伸缩棍、高音喇叭等犯罪工具。他们肆意殴打、威胁、纠缠借款人及其家属,通过“要求借款人拍摄自愿被带走的视频”“借用派出所调解室假意调解经济纠纷”等手法,规避被公安机关查处的风险,在各地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在催讨非法债务过程中,该组织非法拘禁犯罪11起,敲诈勒索犯罪12起,寻衅滋事犯罪6起。通过这种方式,方悦等人逐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套路贷”犯罪组织,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这还是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犯罪组织。他们通过注册开办正规的公司,掩盖犯罪组织的非法活动;通过各项帮规控制组织成员的行为。在非法拘禁方面,要求组织成员分地、分时、轮流看管,并要时不时带着被害人去公共场所的摄像头下露个脸,还让被害人拍摄视频,自述是自愿去宾馆协商。

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去年儿童节,锡山区检察院送来了方悦、徐前真等38人“套路贷”涉黑案件的1拨打

敲打出的阅卷笔录就有42万字

“仔细梳理着摞起来两人多高的卷宗,记不清多少个夜晚,从案卷中抬头时已是凌晨,一字一句敲打出的阅卷笔录就有42万字。”主审法官林琳说。

2018年8月27日至10月10日,锡山区法院对这批案件公开开庭审理。庭审期间,被告人家属、律师界人士及群众100多人旁听庭审。庭审中引导公诉机关就指控的事实和罪名逐一分类、充分举证。该院还先后为9名没有委托辩护人的被告人指定辩护律师12名。为保障辩护人的工作便利和各项辩护权利,法院配备专门的阅卷室和阅卷电脑,提供专门的复印室。所有卷宗均备有电子版本,方便拷贝。

法官充分听取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针对辩护人提出的要求调取监视居住期间录音录像、同步讯问录像等申请,要求公诉机关提供与案件有关的录音录像材料;针对辩护人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先后召开庭前会议2次,在庭前会议上播放相关同步录音录像,让被告人、辩护人全程观看,并要求承办民警接受被告人、辩护人的询问。

记者浏览了本案的一份判决书,有13万字。“这份判决书是第六稿了,第一稿263页,20多万字。” 人民法院报

记者:张宽明 郑卫平 | 黄海磊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