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发180亿,德邦花189万就想救市?


  1a202e12e5a2cc5f5ca5369481a2a12f.jpeg

  原本的避风港,如今的主战场。

  文 | 加急君

  8月13日,德邦发布公告,回购股份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0.0167%,成交的最高价格为人民币11.88元/股,成交的最低价格为人民币11.69元/股,已支付的总金额为人民币189万。

  此次回购股份,被业内看作是德邦业绩不断下滑之后的救市之举。

  截至2019年8月13日收盘,德邦股份收盘价为11.95元,相比2018年4月13日创下的上市以来最高价格30.8元,一年多时间,德邦股价腰斩,市值缩水近180亿元。

  这半年来,德邦一直负面缠身——多名高管离职,大多是元老;理财踩雷,涉及金额1.6亿元;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亏损4905万元,同比降低149.14%。

  德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da20076d01cc571de7a6dc3ead9a2776.png

  原本的避风港,如今的主战场

  “大件快递用德邦。”

  自去年年中,德邦推出大件快递以来,3公斤到60斤的“3.60特惠件”一直是它的拳头产品。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德邦快递业务收入突破百亿大关,达到了 113.97 亿元,同比增长 64.50%,并且反超快运,成为主业。

  但就在大件快递战略初见成效之时,百世快运、安能快运、壹米滴答、优速快递等企业相继对大件快递产品调整重泡比变相打折,拉开大件快递市场价格大战。在一季度报发布时,德邦方面回复投资者也坦承,一季报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面临同行低价竞争压力。

  285cf996fc9b74e05f4ecede7960bcb5.jpeg

  纵观各大快递公司官网,大多都有涉及大件快递相关的产品,快递快运相互渗透已经成为趋势。

  在规模亿的庞大零担市场市场集中度仅为5.99%,大件快递的市场规模约为2000亿-2500亿元,快递公司很难不看到其中的潜力,做大件包裹的相关布局。因此,德邦原本想形成差异化竞争的避风港无奈成了主战场。

  随着快递市场逐步走向成熟,快递公司的单价产品重量等一系列服务标准渗透到进入快运行业,不仅是中通、韵达、圆通等皆跨界快运,近日,顺丰正式上线了快运业务,瞄准20KG以上的大件货。

  申万宏源方面认为,德邦股份未来的收入及利润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大件快递,若这部分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超过市场预期,将直接影响德邦股份业绩释放速度,并由此将德邦股份的投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增持”。

  而且相比快运,快递对于服务的要求更高,在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显示,德邦均排名垫底。

  da20076d01cc571de7a6dc3ead9a2776.png

  连锁反应

  竞争的加剧和主营业务受到影响,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3月4日,德邦副总经理黄华波因健康原因辞职,5月21日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3月18日,德邦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韩永彦因个人原因辞职。

  4月10日,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

  高管频频辞职,且大多是元老。韩永彦在德邦近13年,2014年9月至209年3月,任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快运事业群总裁、轮值CEO。单剑林也是从2009年开始就在德邦财务部门的负责人。韩离开前德邦前薪资为173.41万,单剑林为100.91万。可是,在公司的持股数量却都为0。

  从2018年年报上可以看到,德邦在员工福利上提供各种相匹配的方案,目前主要包括亲情1+1、中秋寄情、集体婚礼、家庭全程无忧福利方案等。今年3月,德邦给234个快递员每人发了10万年终奖,光这一项就花费2340万元。

  ce2e3d51de9a6e501f14c64eea2fba6c.jpeg

  德邦给金星快递员发的10万元金砖

  但德邦高管的工资在业内并不算高。《天下网商》曾报道过,德邦郑州大区总监,麾下有近千人的团队,但是年薪只有30多万,相比优秀的一线快递员都有可能拿到类似年薪。

  业内人士猜测,经验丰富的韩永彦和单剑林很有可能是被同行高薪“挖角”。

  高级管理人才的流失对公司造成的伤害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在主业营收不乐观的情况下,德邦只能涉猎理财创收。

  理财产品曾为德邦股份带来了不菲的收益。数据显示,2016-2018年,德邦股份分别实现净利润3.8亿元、5.47亿元和7亿。其投资收益和其他收益合计为6455.52万元、2.76亿元、3.11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17.11%、50.46%、44.42%。

  正因为如此,才有踩雷事件的发生。德邦控股子公司德邦基业自有资金购买的丰圣融池稳健11号私募基金存在延期兑付风险,涉及金额1.6亿元。

  德邦股份表示,此次理财产品逾期可能会影响公司利润,但不影响正常经营。面对这样的暴雷风险,德邦为提升投资者信心,公告当日就抛出了一份不低于万元的股份回购方案。

  但中金公司认为,考虑到最差情况下,若1.6亿自有资金理财全部计提减值损失,约占2018年归母净利润的23%,对2019年业绩影响较大。申万宏源在近日发布的《交通运输行业2019年中报前瞻》中预计,德邦股份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约1.8亿元,同比增速为-41.32%。

  快递专家赵小敏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此次回购表示:“回购金额有点过小了,很难对市场走势形成影响,也就是说改变不了股价的走势。”

  1a202e12e5a2cc5f5ca5369481a2a12f.jpeg

  原本的避风港,如今的主战场。

  文 | 加急君

  8月13日,德邦发布公告,回购股份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0.0167%,成交的最高价格为人民币11.88元/股,成交的最低价格为人民币11.69元/股,已支付的总金额为人民币189万。

  此次回购股份,被业内看作是德邦业绩不断下滑之后的救市之举。

  截至2019年8月13日收盘,德邦股份收盘价为11.95元,相比2018年4月13日创下的上市以来最高价格30.8元,一年多时间,德邦股价腰斩,市值缩水近180亿元。

  这半年来,德邦一直负面缠身——多名高管离职,大多是元老;理财踩雷,涉及金额1.6亿元;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亏损4905万元,同比降低149.14%。

  德邦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da20076d01cc571de7a6dc3ead9a2776.png

  原本的避风港,如今的主战场

  “大件快递用德邦。”

  自去年年中,德邦推出大件快递以来,3公斤到60斤的“3.60特惠件”一直是它的拳头产品。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德邦快递业务收入突破百亿大关,达到了 113.97 亿元,同比增长 64.50%,并且反超快运,成为主业。

  但就在大件快递战略初见成效之时,百世快运、安能快运、壹米滴答、优速快递等企业相继对大件快递产品调整重泡比变相打折,拉开大件快递市场价格大战。在一季度报发布时,德邦方面回复投资者也坦承,一季报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面临同行低价竞争压力。

  285cf996fc9b74e05f4ecede7960bcb5.jpeg

  纵观各大快递公司官网,大多都有涉及大件快递相关的产品,快递快运相互渗透已经成为趋势。

  在规模亿的庞大零担市场市场集中度仅为5.99%,大件快递的市场规模约为2000亿-2500亿元,快递公司很难不看到其中的潜力,做大件包裹的相关布局。因此,德邦原本想形成差异化竞争的避风港无奈成了主战场。

  随着快递市场逐步走向成熟,快递公司的单价产品重量等一系列服务标准渗透到进入快运行业,不仅是中通、韵达、圆通等皆跨界快运,近日,顺丰正式上线了快运业务,瞄准20KG以上的大件货。

  申万宏源方面认为,德邦股份未来的收入及利润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大件快递,若这部分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超过市场预期,将直接影响德邦股份业绩释放速度,并由此将德邦股份的投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增持”。

  而且相比快运,快递对于服务的要求更高,在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快递服务满意度调查显示,德邦均排名垫底。

  da20076d01cc571de7a6dc3ead9a2776.png

  连锁反应

  竞争的加剧和主营业务受到影响,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3月4日,德邦副总经理黄华波因健康原因辞职,5月21日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3月18日,德邦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韩永彦因个人原因辞职。

  4月10日,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

  高管频频辞职,且大多是元老。韩永彦在德邦近13年,2014年9月至209年3月,任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快运事业群总裁、轮值CEO。单剑林也是从2009年开始就在德邦财务部门的负责人。韩离开前德邦前薪资为173.41万,单剑林为100.91万。可是,在公司的持股数量却都为0。

  从2018年年报上可以看到,德邦在员工福利上提供各种相匹配的方案,目前主要包括亲情1+1、中秋寄情、集体婚礼、家庭全程无忧福利方案等。今年3月,德邦给234个快递员每人发了10万年终奖,光这一项就花费2340万元。

  ce2e3d51de9a6e501f14c64eea2fba6c.jpeg

  德邦给金星快递员发的10万元金砖

  但德邦高管的工资在业内并不算高。《天下网商》曾报道过,德邦郑州大区总监,麾下有近千人的团队,但是年薪只有30多万,相比优秀的一线快递员都有可能拿到类似年薪。

  业内人士猜测,经验丰富的韩永彦和单剑林很有可能是被同行高薪“挖角”。

  高级管理人才的流失对公司造成的伤害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在主业营收不乐观的情况下,德邦只能涉猎理财创收。

  理财产品曾为德邦股份带来了不菲的收益。数据显示,2016-2018年,德邦股份分别实现净利润3.8亿元、5.47亿元和7亿。其投资收益和其他收益合计为6455.52万元、2.76亿元、3.11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17.11%、50.46%、44.42%。

  正因为如此,才有踩雷事件的发生。德邦控股子公司德邦基业自有资金购买的丰圣融池稳健11号私募基金存在延期兑付风险,涉及金额1.6亿元。

  德邦股份表示,此次理财产品逾期可能会影响公司利润,但不影响正常经营。面对这样的暴雷风险,德邦为提升投资者信心,公告当日就抛出了一份不低于万元的股份回购方案。

  但中金公司认为,考虑到最差情况下,若1.6亿自有资金理财全部计提减值损失,约占2018年归母净利润的23%,对2019年业绩影响较大。申万宏源在近日发布的《交通运输行业2019年中报前瞻》中预计,德邦股份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约1.8亿元,同比增速为-41.32%。

  快递专家赵小敏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此次回购表示:“回购金额有点过小了,很难对市场走势形成影响,也就是说改变不了股价的走势。”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finance.tsomiez.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