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有一封来自大自然的邀请函


青岛出版集团4天前,我想分享

大自然的邀请

雪涛/桃子画

青岛出版社

编辑致辞

托尔斯泰说文学使人们更加接近。确实,在人与自然之间,在生命与生活之间,并且由于文学,他们彼此接近并相互理解。文学的力量在我们和作者之间打开了一扇门,它触动了大地的温暖,天空的深处和树木的生命。

薛涛说,大自然正在呼唤他。这三本书是他对动植物呼吸的文学灵感。

桃说,他发现自己多年的薛涛的话。当他回到童年时,他再次在《自然》中扮演疯子。

《自然邀请》系列《我和树的一年》《想念虫子和草》《鸟兽为伴儿》中有三本书,这是作者给大大小小的朋友的邀请信。我希望我们能够走进自然并进入文学。大自然是我们的家,也是我们生活的力量和希望。我希望这三本书将使我们能够真正学习聆听一棵树的耳语,了解一群麻雀的困惑,并了解我们如何从我们从自然中获取的一切回归自然。

作者有话要说

大自然的笔墨

《雪涛》一书的作者

我住在河边和树木旁边,听着鸟的八卦,还为蠕虫唱歌。每天早晨,他们把我从睡眠中唤醒。其实我的灵魂也一起醒了。

我学会了这棵树,并将生命的根源扎根于土壤。

我从小就和树木和蠕虫一起生活,就像一个家庭一样。我七岁那年,在院子周围种了树。我还在院子中间埋了一个桃子芯。两年后,小桃树开了花。我在河边的树上建了一个巨大的巢,写作业和阅读民间故事。其中,我很高兴。这种喜悦与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悲伤背道而驰。

几年前,我盖了一间木屋作为书房。木屋是郁郁葱葱的,周围是老邻居。

没有他们,我活不下去。它们是我一生的营养,与食物,空气和水一样重要。如果我有机会重新选择一种生活方法,我仍然不选择飞行。我宁愿走在地上。我什至选择种植的草或树,并完全融入田间。

山区和田野孕育了成千上万的生命,孕育了人们。大自然是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生命的母亲。当人们俯身与他们交谈时,他们就诞生了人类的思想和艺术。当人类陷入困境时,恢复以前的对话是一种出路。

这也是我的文学出路。这套书中的文字被视为珍宝。他们记录了我与自然界万物的对话。这些对话看似琐碎而混乱,但它们非常重要。让我忽略一棵树,一个虫子,我做不到。在秋天,即使脚下的尖叫声也是声音的回响,我仍然可以陪伴我度过严酷的冬天。第一场雪转瞬即逝,落在雪上的水滴撞击了木板并发出耳语,回荡着我心底的昆虫。我打开了这本书,写下了所有内容,为他们制作了传记,对其进行了修复,并完成了自己的属灵自传。我期待您的阅读,阅读缓慢,并希望将来能重新阅读。

我期待着这些词能唤醒您心灵深处的昏昏欲睡的蠕虫,并加入人与自然的合唱。因此,这也是一封邀请函。

向画家致敬。像魔术师一样,桃子夫人用颜色使这些单词真正生动起来。图片和文字的完美结合催生了新作品,它更加灵活和新鲜。

感谢编辑。她,她和她认真地完成了新作品,并以智慧和耐心加入了合唱团。

写给读者。这本书是绿色的邀请。书中有我,我的枕头,一个真实的自我。

2019年6月20日更改为南京禄口机场

作者薛涛(I)/画家桃(II)

画家的感觉

前往自然并找到可爱的精灵

画家的桃子

2016年底,当我第一次接触到Xue Tao先生的作品时,我开始绘制童话故事[0x9a8b] [0x9a8b] [0x9a8b]。我一遍又一遍地读那些词。一棵草、一棵树、一朵花和一只小动物的样子从我的脑海里跳出来,变得越来越清晰。作家的话给了这些生命悲壮、美丽、纯洁的体验,让我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身边的人,想起了祖先……三本书投稿后,我仍然陶醉在薛先生的话语中,习惯了从他的角度看我周围的世界。也许一切都安排了很久。我收到薛先生的三本自然题材手稿,《自然邀请函》丛书。我一口气读完这三篇稿子后,就不知所措了。薛老师在作品中描述的,对我来说,太熟悉我小时候经历的场景,山脊、树木、村庄,还有森林里的小动物……太美了!我怎么描述这么漂亮的作品?当我开始画《一棵银杏与一棵银杏的爱情》时,我有很多想法。我画了一大份草稿。当我完成草稿时,我发现我画的画与作者对文本的描述不符,我被卡住了。之后,先后画了十几幅不太理想的画。连续一个多星期,我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绘画和阅读手稿,既没有灵感,也没有突破。水彩,亚克力,墨水,彩色铅…国内几乎所有的画都试过了,但还没有画出第一段描述的美感。纸张贵,油漆不便宜,但时间更贵。我决定放弃画画,放下画笔,冲出房间,来到我常去的森林。我用嘴呼吸。鸟儿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森林被染色了。北方的秋天是如此美丽。我整个下午都在五颜六色的森林里玩耍,采蘑菇,摘水果,跟着一只胖松鼠去他家……当一束明媚的阳光照进我脸上的秋林时,不远处,一棵孤零零的挺拔的白杨树立在墙角,向上伸展的树枝,薄薄的金叶,散落在前面草地上的长长的影子,与周围形成强烈对比…突然,我的灵感敲到了我的头上,树影,红顶的房子,街道,北方独特的庭院…一幅完整的图画出现在我眼前。我像个孩子一样跑回家,一口气完成了第一份工作。

这只是我创作中的一小集。在那之后,走路,进食,骑车或睡觉时,可能还会发生其他有趣的事件。在创作过程中,我也结合了自己的想法,我可能是一只鸟,树,书中一只走路的猫。通常,我还是一个孩子,对作家的作品着迷,想要使用字符,图片结构和颜色来显示文本中所说的,未说的,我想说的,让文字和图片描绘的孩子在世界上流连忘返。当然,我希望孩子们去读薛的作品,去感受内心,去乡下,去山上,去草地,去到野花盛开的田野,找到可爱的精灵。传承文化|交流知识|幸福传递欢迎来到青岛出版集团qdpubwx馆藏举报投诉

大自然的邀请

雪涛/桃子画

青岛出版社

编辑致辞

托尔斯泰说文学使人们更加接近。确实,在人与自然之间,在生命与生活之间,并且由于文学,他们彼此接近并相互理解。文学的力量在我们和作者之间打开了一扇门,它触动了大地的温暖,天空的深处和树木的生命。

薛涛说,大自然正在呼唤他。这三本书是他对动植物呼吸的文学灵感。

桃说,他发现自己多年的薛涛的话。当他回到童年时,他再次在《自然》中扮演疯子。

《自然邀请》系列《看家狗的演出》《像青蛙一样长大》《我和树的一年》中有三本书,这是作者给大大小小的朋友的邀请信。我希望我们能够走进自然并进入文学。大自然是我们的家,也是我们生活的力量和希望。我希望这三本书将使我们能够真正学习聆听一棵树的耳语,了解一群麻雀的困惑,并了解我们如何从我们从自然中获取的一切回归自然。

作者有话要说

大自然的笔墨

《雪涛》一书的作者

我住在河边和树木旁边,听着鸟的八卦,还为蠕虫唱歌。每天早晨,他们把我从睡眠中唤醒。其实我的灵魂也一起醒了。

我学会了这棵树,并将生命的根源扎根于土壤。

我从小就和树木和蠕虫一起生活,就像一个家庭一样。我七岁那年,在院子周围种了树。我还在院子中间埋了一个桃子芯。两年后,小桃树开了花。我在河边的树上建了一个巨大的巢,写作业和阅读民间故事。其中,我很高兴。这种喜悦与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悲伤背道而驰。

几年前,我盖了一间木屋作为书房。木屋是郁郁葱葱的,周围是老邻居。

没有他们,我活不下去。它们是我一生的营养,与食物,空气和水一样重要。如果我有机会重新选择一种生活方法,我仍然不选择飞行。我宁愿走在地上。我什至选择种植的草或树,并完全融入田间。

山区和田野孕育了成千上万的生命,孕育了人们。大自然是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生命的母亲。当人们俯身与他们交谈时,他们就诞生了人类的思想和艺术。当人类陷入困境时,恢复以前的对话是一种出路。

这也是我的文学出路。这套书中的文字被视为珍宝。他们记录了我与自然界万物的对话。这些对话看似琐碎而混乱,但它们非常重要。让我忽略一棵树,一个虫子,我做不到。在秋天,即使脚下的尖叫声也是声音的回响,我仍然可以陪伴我度过严酷的冬天。第一场雪转瞬即逝,落在雪上的水滴撞击了木板并发出耳语,回荡着我心底的昆虫。我打开了这本书,写下了所有内容,为他们制作了传记,对其进行了修复,并完成了自己的属灵自传。我期待您的阅读,阅读缓慢,并希望将来能重新阅读。

我期待着这些词能唤醒您心灵深处的昏昏欲睡的蠕虫,并加入人与自然的合唱。因此,这也是一封邀请函。

向画家致敬。桃子女士就像魔术师一样,用颜色使这些单词真正生动起来。图片和文字的完美结合,催生了新作品,它更加灵活和新鲜。

致编辑。她,她和她认真地完成了这项新工作,并以智慧和耐心参加了这次活动。

写给读者。这本书是绿色的邀请。书中有我,一个卧铺,一个真实的我。

2019.6.20更改为南京禄口机场

作者薛涛(上)/画家桃子(下)

画家的感觉

到大自然中寻找可爱的精灵

画家桃子

与薛涛的作品的第一次接触是在2016年底,我开始拍摄童话故事《我和树的一年》《想念虫子和草》《鸟兽为伴儿》的图片。我一遍又一遍地读那些话,草,树,花和小动物的出现从我脑海中浮现,变得越来越清晰。作家的话给这些生活带来了悲惨,美好,纯洁的经历,使我想起了自己,想到了周围的人,想到了祖先……三本书交完后,我仍然陶醉于文本中薛的我习惯从他的角度看待我周围的世界。也许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已经收到了薛的书“自然的邀请”系列的三个自然主题系列。一口气读了三本手稿后,我喜欢了。薛在他的作品中说的话对我来说太熟悉了。这是我小时候经历的场景。田野,树木,村庄和森林中的小动物……真的很美!我应该用什么方法来描绘如此美丽的作品?当我开始绘制《一棵银杏与一棵银杏的爱情》时,我有很多想法。草案有一本大书。当我完成笔的书写时,我发现绘制的图片与作者的文字描述不符,并且突然卡住了。之后,我连续画了十几幅画,这是不理想的。一个多星期以来,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试图画画。我反复阅读手稿,没有任何启发或突破。水彩,丙烯酸,墨水,彩色铅.家庭的绘画几乎都经过尝试,但仍然没有画出第一段中描述的美丽。纸很贵,颜料也不便宜,时间也更贵。快要崩溃了,我决定放弃,不要画画,扔刷子,冲出房间,去我经常去的森林。我张大了嘴巴。鸟儿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森林里到处都是染料,而北部的秋天是如此美丽。我整个下午都在五彩缤纷的森林里玩耍,采摘蘑菇,采摘水果,然后跟随一只松鼠到他的家.当一束明亮的阳光穿透我不远处的秋天森林时,孤独的杨树直立角落,向上伸展的树枝,稀疏的金色叶子,长长的阴影散落在前面的草地上,与周围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对比.突然间,灵感inspiration绕在我的头上,树木,红色的屋顶房屋,街道和北部独特的庭院.一幅完整的图画出现在我眼前。我像个孩子一样回家,一次完成了第一份工作。

这只是我创建的一个小插曲,然后在散步,吃饭,骑马或睡觉时可能还会发生其他有趣的插曲.在创建过程中,我还整合了自己的想法。我可能是这本书中的鸟,树,走猫。我常常是个孩子,着迷于作家的作品。我想用文字的形状,结构和颜色在文字中显示所要说的,而不是要说的。一切,让孩子们一起在文字和图片的世界中徘徊。当然,我希望孩子们阅读薛先生的作品,发自内心地去感受,去乡下,到山脉,到草丛,到开满野花的田野,找到可爱的精灵。文化的传承,知识的传播,幸福的传递欢迎关注青岛出版集团Qdpub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