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制度”婚姻之祸:所谓“甘蔗男”了解一下


约,执意先签字再结婚。

最终,两人各自坚持立场,结婚证也没拿成。不久后,徐志飞到上海谈业务,公司项目负责人李岩家中有急事,就找到熊文锦请她帮忙联系老板,自己先回家处理事情。第二天,徐志飞回来后,要立即做一套竞标方案,需要研发组连夜加班配合,得知李岩请假回家,他当众朝着熊文锦怒吼道:“你有什么权力批假?你凭什么身份来干预公司的事?”俩人大吵一架,徐志飞觉得非常没面子,狠狠地给了熊文锦一耳光。之后,忙着做竞标方案的徐志飞,也没去跟熊文锦道歉。冷静下来的熊文锦,给人事部发了份辞职邮件,就回家收拾了全部物品走了。徐志飞忙完竞标,才发现女友的手机打不通、微信也被拉黑。他去熊文锦的公寓找人,门锁也换了锁芯,这让徐志飞很恼火。几天后,他带上父母买了礼品,来到六合区熊文锦父母家,依旧没见到人不说,李凤英夫妇也推说不知道女儿的下落。

费尽心思爱回不来,一场报复毁人害己

急了眼的徐志飞,想到了熊文锦开走的那辆车,他拨打了报警电话,称公司行政熊文锦开走了公司的路虎车失联。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因一时间找不到熊文锦,遂将她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对这一切毫无所知的熊文锦,为了平复内心的伤痛,索性回了镇江想静一静。这期间,她只跟闺蜜兼旧同事王芳见面诉苦,说本以为找了个优质男,没想到是“甘蔗男”。初尝甜甜的,到最后满嘴只剩渣子。王芳却跟她透露,如今她的前夫罗飞,离婚后就辞职在外经营教育培训机构,发展得相当不错。她还说,罗飞谈过几个对象,但是迟迟没再婚,就是他总拿那些女孩跟熊文锦比较,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想干出点名堂,就去找她。就这样,在老朋友的极力撮合下,熊文锦答应罗飞,两人尝试着重新开始。

2017年国庆节,熊文锦回南京探望父母,买票时才发现自己行为受限。得知缘由后,她将路虎车开到寓所辖区内的派出所,说明事情来龙去脉。接到消息,徐志飞大喜过望,再见到熊文锦,他当众在派出所下跪,祈求她的原谅,要求撤销报警。最终,公安机关认定此案系感情纠纷,不存在财务侵占一说。

而早已死心的熊文锦,把车子交给徐志飞后,明确表示:我们性格不合,必须分手!然而,徐志飞不甘心。他不断给熊文锦打电话,又是道歉、又是威胁,逼得她更换了号码。后来,他又跟熊文锦的哥哥熊强打电话、发微信,表达与熊文锦复合的心愿,不断被拒绝后,徐志飞发短信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和好,你们一家人都别想好过!”

深陷失恋困境的徐志飞,费尽心思,要挽回这段感情、挽回颜面时,他忽然接到前妻韩敏的电话,劈头盖脸一顿骂:“你自己风流快活惹了麻烦,不要害儿子啊!”原来,已经再婚的韩敏,又生了个女儿,如今刚满2岁。因精力有限,她对儿子的管束并不严格。加上平日各种培训课程,需要用平板电脑发送作业,徐俊不仅有自己的微信号,还能自由使用电子产品。

几天前,一个名为“培训老师”的ID加他好友,徐俊直接通过验证,对方没说话,他也没理会。直到11月26日晚,这个陌生的号码,忽然发来女性身体的特写图片,徐俊点开后吓得手机直接摔在地上。韩敏发现不对劲,拿过手机质问对方身份,开始对方不回话,被骂急了,才发来一句:谁让你前夫骚扰我老婆!这是一报还一报!

徐志飞联系不到熊文锦,索性报警。警方侦查发现,号码的持有人竟真的是熊文锦的前夫罗飞。面对警方询问,罗飞承认是为报复徐志飞,才给他儿子发骚扰信息的,想让他别再骚扰熊文锦。最终,警方给予了罗飞相应的治安处罚。

疼爱儿子的徐志飞,认为是熊文锦将儿子的微信号提供给了罗飞,以报复他的持续纠缠。不甘心儿子受牵连的徐志飞,决心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之后,他通过刑满释放的公司保安王刚,介绍认识了李蒙西,提出支付10万元让他帮忙教训一下罗飞,逼着熊文锦现身,给他一个说法!

但李蒙西蹲守多时,发现罗飞很少落单,加上他的培训机构地处闹市,学生又多怕闹出大事,不好收场。徐志飞又指使他们赶往熊文锦父母家蹲守,制造车祸引熊文锦现身。他还亲自驾车,带着李蒙西到熊文锦父母家查探,并指认了李凤英夫妇的样貌。

经过这番周密的计划后,李蒙西约上了在看守所结识的无业人员陈凡,并最终实施了计划。案发后,徐志飞在看守所懊悔落泪称:“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想给他们点教训,真没想要人性命!”然而,大错已经铸成,悔之晚矣!

2019年初,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徐志飞有期徒刑15年。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罪犯为实名外,其余均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婚姻的基础是感情,需要用心去维护,而不是用制度去管理。徐志飞面对失败的婚姻,未做情感上的反思,反而试图用制度去规范婚姻,本身就已违背人性。他制造的悲剧,不仅害了他人性命,更毁了自己大好人生。希望本案能让所有人引以为戒。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career.dxsxfw.cn